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故事首頁 > 鬼故事 > 長篇鬼故事

傳紙游戲

小故事網 離奇鬼故事 時間:2015-02-28

 1.血色梅花

  八天前,大二學生吳強,從六層教學樓頂墜下身亡。他的頭七之日,在他墜地的位置,突然多了一個大紅的梅花圖案。梅花圖案是用血畫成的。

  傳紙游戲吳強的死造成的陰影還沒有逝去,血色梅花更是加深了大家的恐懼。當然,也有不害怕的,白凌風就是其中一個。

  晚上,白凌風聽著室友們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吳強和那朵梅花之間的聯系,正當大家討論說是不是吳強的鬼魂回來了的時候,突然,日光燈眨了幾下,滅了,宿舍里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幾個人尖叫出聲,白凌風摸出小手電,對著日光燈照了照,燈管烏黑一片:“這個燈壞得可真是時候。”白凌風咕噥了一句,室友郭子修說了聲“我去買燈管”,然后匆匆地走了出去,其他室友則害怕得躲進被子。

  借著微弱的手電光,白凌風發現只有劉誠不在。那小子,肯定是嚇得跑出去了。就在白凌風自告奮勇修燈的過程中,劉誠回來了,他一聲不吭地上了自己靠窗那邊的上鋪,用毯子蒙上頭,睡下了。

  折騰了半天,燈還是沒有修好,于是大家決定先睡覺,等第二天再請電工師傅來修燈。

  “各位,我提議玩一個游戲,才十一點呢,我睡不著。”郭子修不想早睡,嚷嚷道。

  “什么游戲啊,明天再玩吧,而且現在黑乎乎的。”甘三子懶洋洋地說。

  “咱不都有小手電嗎?玩吧,傳紙游戲,上次不是玩過了的嗎?就是每個人在紙上寫一句話,傳給下一個人。我們按長幼順序,一個接著一個地來。”郭子修說著,為自己這個提議興奮不已。

  甘三子是老大,他打開自己的小手電,找出紙筆,寫了第一句話,然后傳給鄰鋪的老二白凌風。白凌風寫完后傳給了左邊的高鐵。高鐵寫完之后,將紙送到了上鋪李老四手里。李老四瞟了一眼,之后也快速地寫好了,然后將紙條傳給了同樣在上鋪的劉誠。過了好久,正當郭子修等得快不耐煩的時候,劉誠將紙條丟到了郭子修枕邊。郭子修拿出筆來寫完了又傳給甘三子,甘三子看都沒看傳給了白凌風,白凌風接過紙條,正想說句什么,忽然他的眼睛定住了。這紙根本不是剛才傳了一遍的紙,而且紙的上端中央,清晰地繪著一朵紅艷艷的梅花。

  “開燈,不,點蠟燭!”白凌風尖聲地叫道。

  甘三子一個激靈,立即伸手向床下的塑料方盒去摸蠟燭,突然,他感到手心有一股潮濕的觸感,舉起小手電一看,居然是血!滿手的血!

  2.意外死亡

  先趕到男生宿舍507房的是學校保安,之后是公安局的刑警。507室的五名男生都被帶到了學校保衛處,只剩劉誠直挺挺地死在床上,面色鐵青,瞳孔放大。

  帶隊的辦案刑警叫趙春明,他冷幽幽地問道:“劉誠死了,你們都是嫌疑人,我希望你們能把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不然對誰都不好!”

  白凌風猛地站起身來,直視著趙春明:“趙警官,破案是警方的責任。難道因為你們找不到兇手,我們就要挨個兒全部被關押嗎?”

  “你不服氣?那好,把他帶到另外一間房里!我親自來審。”

  白凌風被帶進保衛處的另一個房間,兩分鐘后,趙春明走了進來。“說吧,現在你可以開口了。”他的語氣仍然很淡漠。

  白凌風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會說?”

  趙春明啪地敲了一下桌子:“小子,你說挨個兒把你們關押,這分明就是一種提示。”

  白凌風點了點頭:“是的,趙警官,我剛才是試探了你一下,事實上,吳強之死被定性為自殺,我對警方有些失望。我想,我的室友肯定也有人這樣想。”

  趙春明看著白凌風,語氣緩和下來:“你在暗示什么?”

  “我,還有我的五個室友,雖然和吳強不同班,但我們都是好朋友。我們在507,他在407,比我們低一層樓。

  “吳強很勤奮,也很刻苦。一年前,吳強喜歡上校花蓓蓓。但自從他和鄭蓓蓓好上之后,他就變得很頹廢,老是說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沒有什么可憧憬的未來。”白凌風不徐不緩地說著,眼里滿是憂郁。

  “我先后不止一次地勸說過吳強,想讓他振作起來,可他總是不聽。直到有一天,他告訴我會好好振作。誰知道,最后他還是……我覺得他不是自殺,而是有人殺了他。而目睹他被殺的人,最后也難逃被殺的命運。”

  “你是指劉誠?”趙春明問道。

  “是的,劉誠在吳強死后,精神恍惚,經常一個人發呆。吳強死后,他的父親來收拾他的東西,劉誠看著吳強父親離去的背影,一個人偷偷地抹眼淚。這一幕,被我們宿舍的室友在窗戶里看了個正著。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更加驗證了我的猜測。有人發覺了劉誠對吳強的死知情,所以殺了他。”白凌風斬釘截鐵地說道。

  趙春明打斷白凌風:“動機呢?在這么多人面前殺人可不容易。”

  “也許殺手故意攪亂視線,讓大伙兒背著殺人的罪名,這樣一來,學校迫于影響,和警方做個和稀泥的決定,也不是沒有可能。”白凌風接著詳細地和趙春明講了當天晚上的情形。

  “白天出現血色梅花之后,我們宿舍晚上談起了梅花,接著談到了吳強。這時恰巧日光燈壞了,劉誠嚇得跑出去了,郭子修去買燈管,其他人則鉆進了被窩。等燈買回來之后,劉誠回來了,有人故意把燈線弄斷,或者在電線上涂抹什么絕緣物質,反正燈不亮了。然后游戲開始,到劉誠的時候,他本來已經很害怕了,誰知道他越是害怕,越是有人和他作對,那人悄悄地跑到劉誠的床上,將他掐死了。”

  趙春明沉吟了一下,沒有出聲。

  白凌風繼續道:“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第一次跑出去的劉誠,已經被害了。而跑進來的人,不是劉誠,而是另有其人。”

  趙春明眼睛一下子亮了,他點了點頭,示意白凌風離開:“有事我們會隨時找你,注意安全。”

  白凌風應了一聲,離開了保衛處,慢慢地走向教學區的階梯教室。還有五分鐘就要上課了,白凌風注意到高鐵和李老四走了進來,跟著甘三子也進了教室,只有郭子修沒有來。

  

  3.抽絲剝繭

  講座開始了,旁邊的人都拿出了紙筆,白凌風下意識地掏了掏口袋,一下子掏出了那張用來玩傳紙游戲的紙,不由得呆了一呆,他拍拍自己的腦袋,怎么把這個給忘了。

  講座是兩個小時后結束的,白凌風拿著那張紙,徑直去了保衛處。趙春明對郭子修的訊問剛剛結束。

  趙春明接過紙條,紙上是這樣開頭的,第一句話寫道:“吳強死得很慘,他父親很可憐。”

  第二行寫道:“是啊。真可憐。”

  第三行寫道:“天不憐英才。”

  第四行寫道:“是啊,真是天意啊。”

  第五行寫道:“吳強不是自殺的。有人殺了他。我看見了。我很快也要死了。”

  第六行寫道:“吳強死于午夜,你哪只眼睛能看到?夢游了吧?”

  趙春明看完這張紙,不由得愣了,傳紙游戲上真的這么寫?那他關于郭子修的殺人推斷可能是錯誤的。然而白凌風說了一句話,讓趙春明堅信,正是郭子修殺了劉誠。

  “我們昨晚寫的并不是這張紙,我還記得甘三子是這樣開頭的:‘太困了,搞什么呀搞。’我寫的是‘郭子修失心瘋了。’”

  趙春明點點頭,看了一眼白凌風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換了這張紙?是誰?他為什么要換紙?”

  白凌風不假思索地答道:“我上課的時候就想了很久了。換紙的人,一定是兇手,他弄死了劉誠之后,總得讓人發覺吧。如果到天亮都沒有人發現,那他攪亂視線的計劃就落空了。所以,必須得在整個宿舍人全部都在的時候揭開劉誠已死這個謎底。所以他換了紙,想引起別人的注意,接紙的甘三子原本應該注意紙被換了,然后找蠟燭,這樣,他手一伸進塑料盒里,肯定尖叫。這時,兇手的計劃就得已實現了。誰知道甘三子看都沒看,被我發現了紙被調包,于是我讓甘三子點蠟燭,結果還是一樣。”

  趙春明嗯了一聲,握了握白凌風的手道:“你說的很重要,謝謝你。”

  白凌風苦澀地笑了笑:“不說這個,他們三個,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

趙春明再次傳喚了甘三子、高鐵和李老四,結果三人都說紙條上的字不是他們昨晚寫的。

  而郭子修在趙春明的審訊下,終于供認吳強死的那天晚上,他和吳強相約到了教學樓樓頂。“不是我推的,是他自己掉下去的!我,我沒有騙你們。”郭子修哭出聲來。

  “吳強死于晚上一點,那么晚了,你們去樓頂干什么?還有,為什么他會掉下去?”趙春明反問道。

  “我,我也喜歡鄭蓓蓓,鄭蓓蓓親口否認沒有和吳強談戀愛,既然沒有,大家都有追求她的權利。我和吳強很熟,所以經常勸他放棄,說我爸爸是企業老總,他將來最多也就是個白領,永遠比不過我。

  那天是他約我的,我以為他要和我打架,于是叫了劉誠一道,讓他躲在旁邊看著,要是吳強動手的話,劉誠就出來勸架,誰知說著說著,吳強走到了樓頂邊緣,他在那里對著月色做了個深呼吸,突然掉下去了。”郭子修再三地解釋道。

  “那劉誠呢,你為什么要殺劉誠?”趙春明惱了,這個郭子修看起來老實,實際上狡猾得厲害。

  “我沒有殺他!他以為是我推吳強下去的,但是后來我解釋清楚了!”

  “那這是怎么回事?”趙春明打斷他,拿出傳紙游戲的紙條。

  郭子修看了一眼,答道:“這是吳強爸爸來的那天,我們玩游戲用的,后來不見了。這張紙能說明什么,說明我殺了劉誠?不,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趙春明瞪著郭子修,絲毫不相信他的話。

  4.真相

  對郭子修的起訴是半個月后,然而案件的疑點很多:既然劉誠從外面回來后不久就死了,那么玩傳紙游戲的人是誰?其他人證明警方出示的傳紙游戲紙條不是當天晚上的那張,那么,那張紙條在哪?案發后,宿舍里的五個人可都是被第一時間帶進了保衛處的。

  趙春明又一次來到了吳強的母校。時值傍晚,操場那邊傳來陣陣歡呼聲,趙春明信步走了過去,只見綠茵場上,兩支球隊正踢得難舍難分,一名前鋒臨門遠射,將球踢進了對方球門。整個綠茵場上一片沸騰,一個靚麗的女生向那個前鋒奔跑過去,在他的臉上印了一吻。

  等那個前鋒轉過身來,趙春明這才發現他是白凌風。

  球賽結束后,趙春明叫住了白凌風。白凌風有些詫異:“咦,趙警官,你怎么來了?”

  趙春明沒有回答,只是問道:“剛才那個女孩子是足球寶貝?”

  白凌風向趙春明看了一眼,答道:“我們這樣的球隊,是不可能有足球寶貝的。”

  趙春明哦了一聲道:“你把幾個室友全部給我叫到學校保衛處去,我在那里等你們。”

  又是一輪訊問,趙春明一無所獲,沒有人知道原來那張紙上哪兒去了。只是甘三子這樣說道:“后來拿到紙的人,只有三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郭子修,一個是白凌風。要說替換,只有我們三個人有可能。我沒有這么做,我想凌風也不會那么做的。”

  趙春明忽然感覺到不太對勁,如果紙是郭子修換的,那么他身上或者床上應該有原來那張紙才對;而甘三子根本沒有看那張紙條,那么就只有白凌風了。白凌風是宿舍里五個學生中最早開口,也是最早離開保衛處的。那張紙條也是他交給自己的……

  想到這里,趙春明眼前瞬間閃過那個親吻白凌風的女孩子,難道她是?趙春明立刻讓人去調查那個女生,同時,單獨叫來白凌風。

  白凌風又一次坐到了趙春明的面前,他的眼神有些游移不定。

  “我們談談鄭蓓蓓好嗎?就是下午那個女孩子。”趙春明開口道。

  白凌風嘆了口氣道:“鄭蓓蓓是我的鐵桿球迷。”

  “那你對她一直有好感,對吧?”趙春明不置可否地問道。

  “是的。我知道你已經開始懷疑我了,我向你坦白吧。”白凌風抬起頭來,又是輕輕地嘆息。

  鄭蓓蓓真正喜歡的人,是白凌風,但是吳強和郭子修并不知道,這兩個人對她展開了激烈的追求,每天短信電話不斷,這讓鄭蓓蓓不勝其煩。

  白凌風從鄭蓓蓓嘴里得知這一切后,非常憤怒,他讓鄭蓓蓓告訴吳強和郭子修兩人,她另有所愛。誰知吳強和郭子修相互以為真正的對手是對方。郭子修經常在宿舍里羞辱吳強,說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郭子修尖酸刻薄的話無意中深深地傷害了白凌風,因為白凌風家境也很差。

  這天白凌風無意中獲知郭子修和吳強將在教學樓頂談判,于是他提前去那里做了準備。白凌風知道吳強說到激動的時候,喜歡走近樓層邊緣,一邊扶著那只有兩尺高的矮墻,一邊慷慨陳詞。白凌風在距離矮墻半米的地方,放了十來塊香蕉皮。踩上香蕉皮,人會不由自主地向后摔倒。本能之下,吳強想借助矮墻的力量定住身形,可正因為這樣,巨大的慣性將吳強摔了出去。

  吳強死了,郭子修和劉誠第一時間溜走了。這時,一直守在教學樓一樓某間教室里的白凌風爬上樓頂,將地上的香蕉皮收拾干凈。

  吳強死后,郭子修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更加興奮。這讓白凌風始料未及。他以為吳強一死,郭子修會害怕。甚至躲在旁邊的劉誠也會誤以為是郭子修把吳強推下樓頂。結果,郭子修展開了對鄭蓓蓓更大的追求攻勢。

  “為了嚇唬郭子修,我甚至從學校醫院偷來了血漿,在吳強死后的頭七深夜,在那個位置畫了一朵梅花,結果郭子修還是不怕,只有劉誠有些膽怯了。”白凌風說道。

  白凌風想借梅花嚇唬劉誠說出真相。但劉誠始終守口如瓶,而郭子修在宿舍里更加張狂,每次都大肆炫耀自己的家境,聲稱家境貧寒的人永遠不會有出息,夸口自己憑自己的背景一定可以追到鄭蓓蓓。

  于是,白凌風決定殺掉劉誠,嫁禍給郭子修,就像他上次害死吳強,想嫁禍郭子修一樣。

  宿舍樓每天晚上十一點半熄燈,剛好那天晚上,十一點剛過燈就壞了,這讓白凌風提前了行動。劉誠出去后,白凌風趁大家不注意,拿起早已備好的血漿,倒進了甘三子床下的塑料盒里。

  燈管買來之后,白凌風自告奮勇地來修燈。宿舍沒有梯子,白凌風爬到劉誠的床上,正在這時,劉誠回來了,鉆進了被子,蒙頭而睡。白凌風推了一把劉誠,劉誠向床里翻過身去,這時,白凌風蹲下身來,對準了劉誠后腦就是一拳。

  劉誠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就暈了過去。白凌風借口檢查燈管,扳回了劉誠的身體,將燈管放在被子上,然后死死地掐住了劉誠的脖子。20分鐘后,白凌風宣告修燈失敗。

  “這個中間,沒有人起疑心?”趙春明很驚訝地問道。

  “當然沒有,血色梅花出現后,他們其實都和劉誠一樣,嚇都嚇死了,一個個早躲到被子里去了。

  “傳紙游戲是郭子修提出來的,也怪他運氣不好,就算不是他,我也會尋找時機大聲叫喚,然后讓甘三子找蠟燭的。”白凌風淡淡地說道,“至于那張紙條,劉誠就睡在我上鋪,我趁黑將‘他’的紙條丟到了郭子修床上,最后偷偷調換了。”

  趙春明不由得心里一寒,這個白凌風,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人,還嫁禍給他人,膽子太大了!

  “喜歡鄭蓓蓓,就是你的殺人理由?”趙春明問了最后一句。

  “是,也不完全是。純潔的愛情,是排他的。還有,郭子修利用金錢擊潰了我所有的人生夢想,就像他破滅了吳強的夢一樣。”白凌風緩緩地說著,他的眼睛里忽然有了淚水。

分頁:1 2 3 下一頁
故事精選
2014 3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