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故事首頁 > 鬼故事 > 長篇鬼故事

淘寶店里的詭異紅裙

小故事網 周末鬼故事 時間:2015-02-28

跟所有的女孩子一樣,小雨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沒事逛小店了,每到周末,她都會抽出一整天的時間出去淘衣服。

  這個周六,小雨背著自己的大書包又出發了,她發現街道的盡頭有家新開的店──淘寶。這個店主還挺時尚的,起的店名居然跟淘寶網站的名字一樣。

  淘寶店里的詭異紅裙當時已經晚上六點多鐘了,天色有點暗了,這家店的門外不像別的店面打著霓虹燈,而是掛著兩個紅燈籠。紅燈籠上畫著兩個古代的仙女,左邊是個穿粉色衣服的仙女,云髻高綰,正在吹簫;右邊是個穿白色衣服的仙女,同樣的云髻高綰,不同的是她正在彈琵琶。風一吹,兩個燈籠隨風搖擺,讓人感覺兩個仙女衣袂飄飄。

  “你好,你需要點什么?”

  小雨猛地一回頭,發現自己身后站著一名妖艷的女子,五官非常精致,一頭蓬亂的黑色長卷發隨意地披在肩上。金色鑲著珠片的吊帶小背心搭配著超短的繡花牛仔短裙,腳上穿著黑色高筒靴子,性感的身材暴露無遺。此刻,這個女子正晃著耳邊亮晶晶的大耳環跟小雨打招呼呢。

  “你就是店主吧?我剛在外面覺得你的店很特別,所以就進來看看。”小雨驚艷于店主的美貌,一時說話竟然有點結巴起來。

  “那你隨便看吧。”店主微笑著說,然后自顧自地整理貨架去了。

  “你的商品都是大品牌的呀。”小雨拿起一件LV的上衣。

  “我這里都是真東西,不賣假貨。”店主說,“店里的東西都是寄賣的。”

  忽然,小雨發現在店主的玻璃柜臺下面放著一條紅色無肩的小短裙,玻璃柜的底部鋪著黑色的金絲絨布,那條紅色的小短裙就隨意地擺放在黑色的絨布之上,小短裙上繡滿了紅色的小花,而且還用紅色的珠子和亮片裝飾著,裙子的旁邊還放著一雙紅色長筒的蕾絲手套和一雙紅色細高跟尖頭皮鞋,小雨眼前一亮。

  “哇!太漂亮了,這套多少錢呢?”小雨一下子看上這套禮服,不管多貴,都決定買下來,于是咬了咬牙問道。

  “這套是我自己的,不賣。”店主冷冷地說。

  “別,求你了,我真看上這套衣服了。”小雨開始跟店主撒嬌。

  “真的不能賣,你還是看看別的有喜歡的沒有。”店主說著繼續擺弄貨物。

  “求求你了,賣給我吧,我經常淘衣服,不過很少有那么一看就特喜歡的。你開個價吧。”小雨幾乎是乞求店主了。

  “你要真那么喜歡,我送給你吧。”店主邊說邊打開了玻璃柜的門。

  “我沒聽錯吧?那太不好意思了啊。”小雨聞言喜出望外,居然得來全不費功夫。

  “沒事兒,反正我以后也不會再穿它了。”店主說著迅速把衣服包好,遞到小雨手里。

  小雨一路上幾乎是蹦跳著回了家,坐在車上還不時地用手摸摸那套美麗的禮服和鞋子,生怕它們跑了似的。

  一到家里,小雨就迫不及待地換上那條裙子,戴上那雙手套,再穿上那雙鞋子,走到穿衣鏡前比劃起來。好看是好看,可惜左看看右看看,總是不那么滿意,裙子是很完美,可是穿在自己身上,覺得腰部很緊,胸部又有點松松的,鞋子有點卡腳……忽然想起來了,衣服是那個美女店主的嘛,一切當然是她的尺碼了,一想起店主令人羨慕的火辣身材,小雨就有點泄氣,自己已經很瘦了,穿她的裙子居然還覺得腰部好緊。唉,我怎么就沒有她那么美呢?小雨嘆口氣,踢掉了腳上的鞋子。

  跑了一天,小雨洗完澡,忽然覺得很困,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恍惚間,聽見有優雅的樂聲傳來,小雨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兩個仙女浮在半空中,一個穿著粉衣服,另一個穿著白衣服;一個吹簫,另一個彈琵琶。小雨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兩個仙女,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只見一陣風吹過,仙女也隨風起舞,優美的舞姿配上動聽的樂聲,小雨簡直看呆了,太美了。忽然一陣濃霧襲來,把兩個仙女包裹起來,霧越來越濃,小雨正在擔心濃霧會不會傷害仙女呢,這時候樂聲變得尖銳急促起來,聲音也越來越大,聽起來分外刺耳。小雨聽得頭疼欲裂,因為這聲音就像在她耳朵邊上,她慌忙掩上自己的耳朵。就在這時,濃霧中的兩個仙女一下子變成兩個青面獠牙的妖怪向小雨撲過來,小雨尖叫一聲醒了過來,發現屋里只有自己,原來是個夢。

  小雨起床一看鐘,剛夜里兩點,心里就一陣發緊,忽然想起那夢中的仙女不就是晚上所見店主燈籠上的仙女嗎?想到這里小雨一腦門子的汗,喝口水,定定神。不知道什么時候小雨又睡著了,恍惚間,感覺自己起床,開始化妝,不知道為什么,小雨給自己化了個煙熏妝,然后穿上那條心愛的紅裙子,戴上紅手套,穿上紅鞋。奇怪啊,白天這雙鞋穿起來很卡腳的嘛,怎么現在很輕松就穿上了呢?小雨沒有細想,對著鏡子抹上從來沒用過的鮮艷的紅色唇膏。對著鏡子微笑了一下,小雨就出了門。小區門口停著很多出租車,小雨隨意就上了一輛。

  “小姐,您去哪里?”司機禮貌地問。

  “金百合夜總會。”小雨說出了一個連自己都沒聽過的地名。

  “行嘞。”司機加大油門,晚上路上車少,車子很快到了夜總會門前。

  “小姐,您好,您去哪里?”門口的服務生很有禮貌地招呼著。

  “去二樓.找朋友。”小雨面無表情地回答。

  “需要我帶您去嗎?”服務生很殷勤地問。

  “不用,我很熟的。”小雨徑直往二樓的一個包廂走去,似乎她以前經常來這里。

  推開包廂的門,里面本來擁在一起的一對男女迅速分開了。

  “翠翠,我錯了,你原諒我吧。”說話的是個微胖的中年男子,他邊說邊發抖。

  “沒你事,滾出去。”小雨惡狠狠地沖著那個女的道。

  那女的一看就是歌廳的三陪女,一看這個架勢,趕緊連滾帶爬地跑出了房間。

  “翠翠,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你太傻了,你干嗎跟自己過不去啊。”那個男子幾乎有點哭腔哭調了。

  “你不是答應我會離婚的嗎?原來你一直在騙我。”小雨分明地感覺到這根本不是自己的聲音啊。

  “我說了給我點時間,給我點時間,可是你那么心急。我對不起你啊。”那男子根本不敢抬頭看小雨,只是跪在地上哭哭啼啼。

  “我給了你三年的時間,可你不但沒離婚,還找了那么多賤人在鬼混,你以為我都不知道嗎?你究竟是不是人?”小雨說罷一把抓住那男子的衣領,用力地捶打起來。

  “翠翠,你放過我吧,如果你真的那么愛我,我就下去陪你吧。”那男子任小雨在自己的臉上左右開弓也絕不還手,只是不停地哭泣著。

  “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要讓你生不如死,無論你去哪里,我都會找到你。”小雨咬牙切齒地說道。

  小雨就這么廝打著這個男子,一抬頭看見墻壁鏡子上自己的臉,驚訝地發現那根本不是自己的臉,而是這條裙子的主人的臉,于是尖叫一聲就暈過去了。

  醒來后,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家醫院的病床上,昨晚被她暴打的那個男子就坐在她的床邊。

  “你沒事了吧?”那男子一看小雨醒了就趕緊問。

  “這,究竟,昨晚,我……”小雨對自己昨晚的行為不知道如何解釋。

  “是翠翠,不是你,我知道的。”男子說著埋下了頭。

  “翠翠是我三年前在歌廳認識的,她一個外地女孩無依無靠,人又長得漂亮,我就經常照顧她,時間一長就有了感情。后來她說想做生意,我就幫她開了個店,她人很聰明,生意一直都不錯,一切都走順了之后,她就鬧著非得跟我結婚。可是我有孩子,老婆又賢惠,哪能隨便離婚呢?我自認為對得起她,最起碼幫她獨立了,她的店每個月收入最少一萬多,可她非鬧著跟我結婚不可,自殺了好幾次,最后一次終于沒救過來。這條紅裙子是我送給她的,也是她最喜歡的裙子,她死的時候就穿的這身衣服。”男子嘆了口氣,說起了往事。

  “那……”小雨摸了摸身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換成了病號服,才放心了。

  “我跟你說這些,沒別的意思,我就怕嚇到你。你沒事就好,我還有事,先走了,醫藥費我已經付了,還有那身衣服你最好別留著。”男子說完,起身離開了病房。

  小雨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個沒人的地方把那條裙子、那雙鞋還有手套都燒了。同時一并燒了的還有紙人、紙房子、紙汽車、一大堆紙錢,心里默默地祝福翠翠在那邊一切都好。

分頁:1 2 3 下一頁
故事精選
2014 3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