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故事首頁 > 鬼故事 > 長篇鬼故事

晾衣服

小故事網 衣服的故事 時間:2016-02-22 杰克

  招魂儀式

  “喂,不要把衣服掛在那上面。”小偉吼著。

  “為什么啊?又沒人規定海邊不能晾衣服。”赤膊的小杰正準備把濕T--shirt掛在海邊的竹籬笆上。

  “對啊,海風吹一吹很快就幹了哦。”旁邊的小兆附和著。

  晾衣服“這里風大,到那個涼亭我再跟你們慢慢說。”小偉左顧右盼,確定四周沒其他人,才輕聲對他們說。

  小杰吐吐舌頭,小兆聳聳肩,一并跟著小偉往沙灘旁的木板搭建的簡陋涼亭走去。

  三個人都坐下了,小偉深呼吸后,緩緩說:“我以前看過別人在海邊招魂,就是在竹竿上綁著往生者的衣物作招魂幡,搖啊搖的,盼望鬼魂能回到自己的衣服上。”

  “那跟我在竹籬笆上掛衣服有什么關系?”小杰搭腔道。

  “你想想,這么做不是跟那招魂儀式很像嗎?”小偉的表情略帶一絲恐懼。

  “別裝神弄鬼的,你說清楚點兒。”小兆有點兒不高興。

  “我沒有裝神弄鬼,之前我也不知道,頂多以為那只是單純的招魂儀式而已,可是……”小偉頓了一下。

  “可是什么?”小杰有點兒緊張。

  “可是如果你沒想招魂,又做著同樣的事,會對自己不好。如果真的有‘鬼’,它又沒辦法找到自己的衣服,只好看哪里有衣服掛著,就穿上去了……”

  “那……那我應該沒事吧?”小杰有點兒結巴。

  “沒事,我在你掛上去之前就阻止你了。”小偉微笑。

  “還好還好,你早說嘛。”

  “搞清楚就好了啊,天色也不早了,明天還要考試,大家走吧。”小兆喊著。

  “不叫老張跟豬頭倩嗎?”小杰望向海灘上一對鴛鴦戲水的情侶。夕陽有點兒刺眼,讓他看不太清楚那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沒關系啦,我想你現在也分不開他們吧。”小兆攤開雙手,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小杰看到小兆這舉動也會心地笑了。

  “我還是過去說一聲我們先走了,不然待會兒他們找不到我們還以為我們怎么了。”小偉丟下這句就跑向海灘。

  只見小偉跑過去不知道說了些什么,那對情侶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接著就看到小偉又氣喘吁吁跑回來,說:“走吧。”小杰和小兆也沒多廢話,大家一起走到海灘外的圍墻,騎上各自的車返回各自的宿舍。

  此時,海灘上依舊還有不少游客徘徊。夕陽鮮紅,三兩掛在竹籬笆上漸幹的衣服的鹽粒結晶反射出點點亮光。

  騎著車的小偉看著夕陽,想著臨走對老張說的最后那句話,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進去--“海邊退潮后靠近海溝,注意安全。”

  阿達落水

  隔天早上,小偉又看到老張跟豬頭倩卿卿我我地膩在教室角落,而小兆跟小杰也帶著半睡半醒的倦容來到學校。

  倒是許久不見的阿達來了。小偉心想,可能因為今天有小考吧。“嘿,好久不見,這陣子在忙什么?”小偉隨口問道。

  “打工唄。”阿達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頭上戴頂鴨舌帽,看來是連頭發都沒整理就出來了。

  冷場。

  “對了,昨天打工的時候,在我工作的英專路7--11店,靠近車站附近的淡水河上,不知怎么圍著黃線。我靠近一看,原來有人死了,好像泡水泡了很久,像發酵過一樣。”阿達冷冷地笑了一下。

  小偉咬咬下唇,有一點兒惡心。

  “發考卷了。”教室瞬間寂靜下來。

  五十分鐘過后。教室外面。

  “下午沒課,到我宿舍打麻將吧。都九月了還這么熱,順便吹吹冷氣吧。”小兆跟小杰以及張氏夫妻提議著。

  “好,沒問題。”夫妻檔一口答應。

  “那……小偉呢?要不要找他?”小杰問。

  “我們已經四個人了,就這樣吧。”小兆沒想過要找一個老愛跟自己唱反調的人。上次去海邊之所以叫上小偉,也是因為他曾考過救生員,萬一有什么事好有個照應。

  “說得也是,那晚點兒見。”小杰一向沒什么個性。情侶黨則往往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而就在那幾個人討論的同時,小偉早就回到宿舍。他一向獨來獨往,除非有人約他,否則他的生活就是上課、上網、游泳,似乎沒有更多變化。他已經太習慣這種日子了,如果有什么改變,搞不好還會不適應。

  “哈,清一色,爽啦。”小兆面前擺滿了贏來的錢。

  “什么時候你的運氣這么好了?”小杰一副輸了幾百萬的衰樣。當然,老張、豬頭倩也好不到哪兒去。

  “再打一圈就不打了。”老張也輸到怕了。

  “嘿嘿,自摸。”小兆毫不留情。

  “啊……”一片哀嚎。

  半夜一點,小房間里的四個人還是鬧哄哄的。窗簾后的陽臺的曬衣架上零星掛了幾件衣服,隨風飄蕩著。

  同一時間的另一地點,英專路的7--11店里,阿達正忙著擺貨。叮咚一聲,自動門打開了,一個身穿T--shirt和牛仔褲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阿達看那年輕人在柜臺前徘徊,心想可能是要買煙的吧,于是暫時放下手邊工作,跑到柜臺詢問:“先生,需要什么?”

  “給我來一包七星。”年輕人答道。

  阿達熟練地把煙遞給年輕人。

  年輕人交了錢,轉身離去。

  阿達回身準備繼續上貨。當他經過門口時,忽然發現地上積了一灘水。

  “又要拖地了。”他暗罵一聲,徑自走到倉庫里去拿拖把。

  可是當他回到門口時,赫然發現水幹了,地面上仿佛根本沒有濕過,心中不免覺得訝異,是眼花嗎?會不會是太疲勞了?他嘴里邊嘀咕邊又把拖把拿回倉庫。

 1/4    1 2 3 4 下一頁 尾頁
分頁:1 2 3 下一頁
故事精選
2014 3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