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周密《高陽臺.送陳君衡被召》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7-01 高陽臺(周密)

【原文】

  照野旌旗,朝天車馬,平沙萬里天低。寶帶金章,尊前茸帽風欹。秦關汴水經行地,想登臨、都付新詩。縱英游、疊鼓清笳,駿馬名妓。

  酒酣應對燕山雪,正冰河月凍,曉隴云飛。投老殘年,江南誰念方回?東風漸綠西湖柳,雁已還,人未南歸。最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


【譯文】

  獵獵旌旗映照曠野,朝覲天子的車馬浩浩蕩蕩,云天低垂莽莽平沙萬里。你腰系寶帶身佩金章,酒宴前茸帽不時被風鼓起。函谷關和汴河是你經行之地,想你登臨觀賞定會賦寫新詩。縱情游歷,聽樂鼓胡笳,躍馬馳騁帶著名歌姬。

  酣飲時你可觀賞燕山茫茫白雪,這正是月影凍臥冰河之時,拂曉的浮云在隴頭飄飛。我已是垂老殘年像那方回,不知你是否還會將我掛記?東風漸漸染綠了西湖江岸,鴻雁已歸去,可憐你卻難回。最讓我關切,折盡梅花,也難以寄托相思情意。


【賞析一】

  這是一首送別詞,抒發對被朝廷征召北去的朋友的感慨。

  開頭三句寫陳君衡被召,臨行時車馬旌旗繁多。“寶帶”二句則隱含對陳氏屈仕元朝的不滿之辭。“秦關”三句寫路途迢迢。“縱英游”三句推想陳氏此去定豪縱攜妓。下闋開頭三句仍就送別意替對方設想那邊景象,表現出關切之情。“投老殘年”以下轉寫自己暮年的寂寞。結尾三句寫對君衡的懷念。此詞對君衡“被召”的態度肯昧隱晦,既有關切,又有婉諷,表現了前朝文人的復雜心態。語言樸實無華,詞意比較蒼涼。

高陽臺


【賞析二】

  本篇為送別詞。友人應召入元做官,詞人為南宋愛國遺民,因此此詞抒寫的感情頗復雜。

  上片寫送別場面和設想友人此去將如何享樂,這種渲染實則暗含諷喻,是對友人的擔心。前三句詞人以豪放之筆勾勒出一幅威嚴盛大的送行場面:看那獵獵旌旗隨風飄揚,陽光照在曠野之上,朝覲天子的車馬浩浩蕩蕩,云天低垂,莽莽平沙萬里。“寶帶”二句是寫主角陳君衡的樣子,前句點出其身份,并暗示出此行的緣由;后句將人物的神氣勾畫得栩栩如生,只見他酒宴前頭上帶的茸帽不時被風吹起。“秦關汴水經行地,想登臨、都付新詩。縱英游,疊鼓清笳,駿馬名姬。”是詞人對別后情景的想象,函谷關和汴河是你經行之地,想你登臨觀賞定會賦寫新詩。縱情游歷,聽樂鼓胡笳,躍馬馳騁帶著名歌姬。

  下片寫自己老邁,希望友人不要忘記自己,又惦念友人回歸,有真摯的關心,也有勸諭之深意。“酒酣”三句寫北國大雪紛飛、“冰河月凍”的凄冷場景,用鮮明的對比表達自己對友人的挽留之意。“投老”二句,詞人以方回自況,抒發了其對自身處境的感慨。“東風”三句,表達了詞人對友人的依依惜別之情。他囑咐詞人,即便日后飛黃騰達了,也不要忘記故國,忘記故友。“人未南歸”一句表達了詞人對友人的懷念和擔憂。結尾三句,詞人用路凱贈梅之典,再次抒發了自己對友人的依依不舍之情。

  本詞構思精巧,布局嚴謹,感情真摯,感人肺腑。


【賞析三】

  觀題面可知,這是一首送別之作。陳君衡,名允平,一字衡仲,號西麓。素與公瑾交厚,攜游倡和之作今尚存多首。宋室傾覆以后,陳允平應元王朝征召,至大都(今北京)作官。周密則隱居不仕,“以無所責守而志節不屈”著稱(王行《題周草窗畫像卷》)。臨別之際,詞人感慨特深,只是未曾道破罷了。

  “照野旌旗,朝天車馬,平沙萬里天低”。起句破空而來,寫陳允平奉召北上途中場面,旌旗搖搖,車馬隆隆,行色甚壯。“朝天”,謂朝見天子,而字面上與“照野”屬對。前兩句是儀仗,后一句是途景。前主后賓,相互輝映,很見氣概。“天低”似從唐人“野曠天低樹”詩句(《孟浩然《宿建德江》)中化出。“平沙”而“萬里”,已見大野平闊,復加“天低”二字,則其氣象愈顯得宏闊而雄渾了。以上三句是遠景,是背景。接下來兩句寫近景,寫征人:“寶帶金章,尊前茸帽風欹”。寶帶,絲織的印綬。金章,官印。這兩句寫陳的裝佩和風貌,突出了他的榮寵顯達。“茸帽風欹”,略帶得意之態,饒有風趣。

  篇首至此是實寫,可以看作一個層次。以下則承接“平沙萬里”,想象對方在北地的享樂生活,是虛筆。“秦關汴水”泛指中原一帶,這句依然就行途寫來。“想”字統領以下數句。登高賦詩,令人懷想往日之從游。笳鼓指北游之樂器。“疊鼓清笳,駿馬名姬”是“縱英游”(縱情歡游)的寫照。這兩句同整個上片一樣,充滿豪壯俊爽之氣。

  過片曲意不斷,以“應”字遙接上片“想”字,繼續寫陳允平。燕山雪飄,“冰河月凍,曉隴云飛”,是北國冬日景象。“月”、“曉”說明夜飲達旦;沉醉而至于“酣”,則他鄉即是吾鄉,別的一切自不須理會了。

  接下來,筆下陡然一轉,指向自身。“投老殘年,江南誰念方回”。方回,賀鑄字。黃庭堅詩云:“解道江南腸斷句,世間惟有賀方回”(《寄方回》)。公瑾以方回自比,謂殘年垂老,隱居江南,又有誰來念及呢?“方回”,當包括所有眷戀前朝的江南遺民而言。“東風漸綠西湖柳,雁已還、人未南歸。”由“江南”至“西湖”,進一層。天氣漸暖,早已迫不及待的大雁向北飛去了,而故人仍不見南歸,空辜負了西湖之春。雁與人相形,加重一筆。上面四句是設想,寫別后的凄涼孤苦,以及對故人的思念,筆姿搖曳,意折層深。結拍三句疊進一層:“最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劉宋時陸凱《贈范曄詩》云:“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周密詞用此詩意,又另有所寓。從上文“誰念方回”、“人未南歸”等語尋繹,作者對陳允平的晚節不固,應召仕元是有微辭的,只是表達得比較含蓄。“折盡梅花,難寄相思”,看似情誼無限,相思苦極,實含難言之意,責怪、失望、感傷等等,盡在不言之中了。故俞陛云《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謂“下闋但賦離情,于陳君衡出處,不加褒貶之詞,僅言江湖投老,見兩人窮達殊途,新朝有振鷺之歌,而故國無歸鴻之信,意在言外也。”則其寄意委婉,述情忠厚,與一般贈別之作有異,讀詞者宜加留意。

高陽臺


【賞析四】

  作者的友人陳君衡為蒙元朝廷所召,將要前往大都(今北京)赴任。作者為此寫了一首送別的詞。但因作者一向熱愛宋朝,宋亡以后堅隱不仕,因此這首詞較一般的送別詩詞而言 ,在感情上自有一番特色。

  上闋以寫送別的場景為主,與一般的送別詩詞似并無二致。起首三句“照野旌旗,朝天車馬,平沙萬里天低。”作者用豪放筆法勾畫出一幅威武鮮明的郊野送行的場面。只見旌旗飄飄,光照原野,車馬轆轆,浩浩蕩蕩。這樣威武雄壯的畫面,襯以廣闊的原野作背景,活脫脫一幅令人振奮的圖畫,給人以充分的遐想。接下去這首詞的主角陳君衡,出現在這幅畫卷中。作者只用“寶帶金章,尊前茸帽風欹”兩句人物便栩栩如生,躍然紙上。“寶帶金章”,表明了人物的身分,同時暗示此行的緣由;“尊前”,酒尊之前。唐詩人馬戴《贈友人邊游回》有“尊前語盡北風起,秋色蕭條胡雁來”句。“茸帽風欹”,頭上戴的皮帽被郊野的風吹得略略傾斜,一個“欹”字,極為傳神地勾畫出人物的神氣。欹即側帽,典出《北史·獨孤信傳》:“信在秦州,嘗因獵,日暮 ,馳馬入城,其帽微側,詰旦而吏人有戴帽者咸慕信而側帽焉 。”詞用此典,極為貼切,而有微意。君衡之應蒙元之召,與慕信而側帽的胡風,正相一致。這一用典,實不同于一般泛用。作者由此想到友人北上要經過的路途和友人走后的作為。“秦關汴水經行地,想登臨、都付新詩。縱英游,疊鼓清笳,駿馬名姬。”一路之上,登秦關臨汴水,吟詩作賦。秦關,應泛指沿途之山,中國習又稱秦。汴水,流經北宋都城東京(今開封)的一條河鼓聲陣陣,胡笳清脆;乘駿馬,攜名姬,縱情游樂。上闋對送別場景的鋪陳及對別后情景的想象,看似與一般的送別詩詞類似,但提及北宋舊地“秦關汴水”作者委婉地透露出對故國的念和山河依舊、人事已非的感嘆,而用筆極為含蓄。

  下闋主要抒發了作者對友人遠去的傷感和對友人出仕新朝的擔心與不滿等復雜的心情。頭一句“酒酣應對燕山雪,正冰河月凍,曉隴云飛”,進一步設想友人遠去北國的情景。“酒酣”,指朝廷召宴,作者想象友人彼時彼地應是燕山雪飄的冰天雪地的影象 ,連月亮都仿佛凍住了似的,發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輝。冰河月凍,造語甚新,意境頗佳。這陰冷影象與上闋熱烈歡快的情調形成鮮明的對照,為下面的感嘆鋪墊了氣氛。接著,作者將筆鋒一轉:“投老殘年,江南誰念方回。”我已是風燭殘年,不愿為新朝用而隱居江南,又有誰能常常記起我呢?方回,賀鑄的字,他的《青玉案》有“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 ,梅子黃時雨 ”句 ,十分有名。黃庭堅曾說:“解道江南斷腸句,世間唯有賀方回。”作者身在江南,又有一腔愁怨,故以賀鑄自比。這兩句詞不僅包含年老力衰的傷感,友人離去的傷情,還有國家淪亡的傷痛 。“東風漸綠西湖岸,雁已還,人未南歸”,北方冰雪尚未消融的時候,春風已經吹綠了江南,大雁已經飛回了,可是友人還沒有回來。王安石有“春風又綠江南岸”句,此處周密化用之想到此處,不禁嘆息道:“最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盛弘之《荊州記》載:陸凱曾從江南將梅花寄到長安送給他的好友范曄,并曾詩說:“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 ,聊贈一枝春。”周密這兩句亦用此意,意思是說 ,我的相思之情即使折盡梅花也難以表達。從字面看來,表現了作者對友人極為真摯懇切的懷念之情。但如果深入體味,就不難悟出,這里還有著更深刻的寓意,那就是作者擔心友人到了北方,有了高官厚祿,忘懷自己,忘懷故國。這就不僅表達了身為遺民的慘淡心情,而且含蓄地透露出對友人仕元的不滿。

  這首詞在送別詩詞中是頗具特色的。寫送別而通篇貫穿著深切感人的故國之思 ,作者既寫眼前實景,也寫想象中的虛景,虛實相合,深沉宛轉地表達了作者復雜難言的思想感情。其中既有送別友人的不舍和傷感,又有對其屈身仕元的不滿,還有對南宋滅亡的悵恨。正是這種復雜的心理,使得這首詞沒有像一般送別詞那樣只刻畫離愁別緒當然也沒有對友人的明顯指摘,而只有借描寫送別情景、抒寫相思離愁,含蓄地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


【賞析五】

  此為一首流傳甚廣且很特別的送行詩,歷來注家不斷,褒貶不一。宋室傾覆之后,陳君衡降元,并應元王朝征召至大都(今北京)做官,作為曾同朝為官的周密則隱居不仕,至此,二人的政治立場出現了難以彌合的重大分歧。縱觀整詞,字里行間難覓對老朋友的恭維勉勵,更多的則是冷嘲熱諷。

  上闋;照野旌旗,朝天車馬,平沙萬里天低;。起句開門見山,破空而來,寫陳君衡奉詔北上途中場景,旌旗遍野,車馬隆隆,行色甚是壯觀。前兩句是儀仗,后一句為途景所見,相互輝映,很有氣勢。;平沙;而;萬里;,以顯現浩野的平闊,再加上;天低;氣象愈發顯得恢宏雄偉了。以上三句為遠景,接下來兩句乃近景,繼而寫征人;寶帶金章,尊前茸帽風欺。;寫朋友的裝束和風貌,突出了他的榮寵賢達。;茸帽風欺;幽默詼諧卻不乏真實再現了他的略顯得意之態,別具韻味。

  以上是實寫,以下則承接;平沙萬里;想象朋友在京城的榮華富貴生活,此乃典型的虛筆。;秦關汴水;依然圍繞行途來寫。;疊鼓清笳,駿馬名姬;是;縱英游;‘的伏筆與寫照。濃彩重墨寫朋友雖降元,春風得意備受新朝器重,完全可以縱情英游。然而;這一切的排場,炫耀都是在故國的秦關、汴水上進行的。舊臣為新朝所用,在作者看來并非榮耀,而恰恰是歐一種恥辱——。

  下闋以;應;字銜接上闋的;想;字,繼續虛寫朋友的北地生活。;燕山雪;飄,;冰河月動,曉隴云飛;,是北國冬日的真實景色。;月;、;曉;進一步說明朋友新朝赴任得意,暢飲通宵達旦,以致于;酣;,嘲諷朋友認為他鄉即我鄉、新朝即舊朝的這樣一種可悲而又可笑的心態,至于其他則不是那么重要的了。緊接筆鋒陡然一轉,指向自身;投老殘年,江南誰念方回?;以方回自比,說殘念垂老,隱居江南,不會有人想起。;方回;,當包括所有眷戀大宋王朝的江南遺民。;東風漸綠西湖岸,雁以還、人未南歸。;詩人巧妙地用雁的北還反襯人的不歸,盡寫別后的凄涼苦楚孤寂以及對故國故人的思念心情。

  最后兩句疊進一層;最關情,折盡梅花,難寄相思。;看似情誼無限,相思極苦,實含難言之隱。從上文可以看出;作者多朋友的晚節不保是頗有微詞的,只是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表達的深沉含蓄罷了。此詞含蓄隱晦,字里行間浸透著國破家亡的辛酸苦楚,但表面上對昔日的友人還是客氣有加,不露聲色,用那不凡的文筆把政治立場觀點與友情朋誼、新舊朝的關系處理的自然得體,不露痕跡。此詞歷朝歷代為文人墨客的推崇喜愛,不失為別具韻味詞中珍品。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2014 3月股票推荐